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郎官庄 步履博客的故乡

心 手 上 的 气 场 ----- 京 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应无所住  

2011-03-01 16:33:38|  分类: 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康有为昔日进西安大兴善寺,虽落得个欲偷经典之嫌,但从留存下来的两石刻:《惆怅晋隋密宗雄风》、《应无所住》(笔者拟)看,来个冒昧放说之快:“即偷矣亦大睿善之举”。

        佛文化兴衰史,不言已过的大环境,小周期,仅这60年一个甲子,就已遭多轮的涂炭、毁损苍变。大兴善寺,始兴于晋隋,1700年。现存的这点符号,究擦写了多少遍,粗有略,细无详。近期的修葺,也是30年来的粗来细去,都是人与钱的节箍。从零零碎碎散落的,不时冒出的石质构件看,大都是砂岩、花岗岩础柱基座,其形制、纹饰和工艺特征,显然是隋唐风貌,仅单件的规模,就解读出大兴善寺在隋唐期的大气雄风,今之比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  “无知方胆大”,所以关注大兴善寺的变,在主题------------佛教密宗祖庭。这次较大规模的修葺,主题更突出了,在大雄宝殿前两侧矗立起两座八米高的梵汉双文音译对照的《佛顶遵胜陀罗尼》经幢是显著的标志。也问。

        文化的定义所以莫衷一是,必是历史时空的深邃,而宗教是文化的基础,且已成共识。对此,虔诚的信徒们,自然不去作自欺的考量,而对于学者来说却往往是登高忘却来时路的主观逻辑短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   尊胜与荒唐     太大的文化舍地里丢弃了太多的学术襁褓婴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兴善寺    既是每天两进也看不透


     整五年后的续说:对于也问,是这篇日志的文核。问啥,问新立起的。台湾的刘淑芬研究员在《经幢研究》中有洛阳东都宫的那幢可能是西安大兴善寺那幢打散过去的。刘先生的这个可能是“自由学者”们的精睿扑捉目标,学术,中古史,西佛东进,唐贞观之治,三武灭佛,这根八棱石柱子1300年铭刻为证,更弥足的恰是她何以丢弃在今天的文化舍地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   2016年3月7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